英雄联盟 > 灵异 > 诡惑余烬 > 第十八章 陷境

诡惑余烬 第十八章 陷境

作者:一深青闲 分类:灵异 更新时间:2020-01-26 13:02:16

“渭眠,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傅孟放下手中菜刀,冷声问道。

脖子不再被冰冷的菜刀架着,李夫人赶紧趁机逃离傅孟,跑到了渭眠身后,害怕地抓着他衣服。

“李阿姨,没事的。”

渭眠笑着挣脱李夫人的手,然后拉着身后的白,走下了楼道,和傅孟擦肩而过:“没想到,傅叔叔这地下室,还是个藏宝库啊。”

地下室里放置着许多傅孟收藏的昂贵物件,说是一个金库也不为过。

说话间,渭献安和江享也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“傅总,好久不见,甚是想念。”渭献安打着招呼。

见此,傅孟有些傻眼了。

这里可是他家的地下室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后花园,谁都能随便进的,可事实是,现在确实随便进了!

“你到底有何图谋,渭献安!”傅孟咬着牙质问。

“说出来也不怕傅总笑话,我想找你借一样东西。”渭献安笑道,“一件诡异的东西,傅总应该有印象吧。”

果然,是为了红色木块!

傅孟二话不说跑回地下室,他跑到书桌旁,想将装着红色木块的盒子先拿在自己手中。

借给渭献安?想都别想!

然而,傅孟这才发现,本来在苗雨手中的木盒子,竟然不见了。

苗雨昏迷在地,手中空无一物,不知被谁给偷偷拿走了。

“是谁,是谁偷走了我的东西!”傅孟红着眼,疯一般的吼道。

渭眠无辜的摊了摊手,渭献安和江享更是一无所知。

“在我手上,蠢货!”

只见角落的阴影中,靠立着一道瘦高身影,身穿灰色风衣的曾北望,手中正把玩着一块方方正正的红色木块,至于木盒子,早被他随意扔在了脚边。

渭献安看着曾北望,又若有所思地将视线放在渭眠身上。

“喂喂喂,那红木头,应该就是你在找的恶煞寄托物吧,需不需要我帮你把它抢过来!”江享已经把袖子刷起来,准备大干一场。

“不急。”

谁知,这时地下室的灯光突灭,紧接着亮起诡异的红光,映照在众人的脸上。

“不好,凶魂怎么来这么快!”曾北望死死盯着楼道上,如临大敌!

渭献安也发觉不对劲,感紧招呼李夫人和江享下楼。

饶是暴躁如雷的傅孟,此刻心中也莫名的害怕起来,跟众人一同缩在地下室的角落。

红色灯光有节奏的闪烁着,楼道上,拉出了三道奇怪的影子。

四肢细长,贴着墙壁爬出的人形蜘蛛,顶着傅清那副惨白的脸,出现在众人视线中,差点没把傅孟和李夫人吓晕过去!

人形蜘蛛身后,还跟着两个瘦弱地只剩人皮贴着骨架,毫无生机存在,尸体般的人。他们两的躯干都有些扭曲,像是曾从高处摔落,砸断了骨头,撑着破损不堪的身体,缓慢走来!

三个怪物对着众人嘶吼尖鸣,只见它们眼中凶光一闪,三个怪物八个人诡异消失在地下室之中!

……

幽黑死寂的河水上,载着一支木船,孤单的在河面随波逐流。

船上躺着一男两女,他们渐渐睁开了眼。

“这是什么地方?我们怎么会在船上醒来?”李夫人四处张望着,黑暗无情地笼罩了他们,只有船方圆十米可视。

“李夫人、渭医生。”苗雨刚从昏迷中苏醒,还不清楚状况,迷迷糊糊瞧见两人。

“这是凶魂的绝对空间,我们得找到生路,赶紧逃脱!”渭献安扫视环境后,冷静地说道,“你们一定要仔细观察身边,跟着我不要乱跑,否则遇到危险,后果自负!”

“凶魂又是什么?”李夫人都快哭出来了,今晚对她来说实在太过刺激。

“快看船下面,有古怪!”苗雨指着船边的水面惊呼!

两人赶紧朝船下望去。

原本平静的死水,此时居然起了波澜,冒着一个又一个气泡,但河水黑稠浑浊,根本看不清下面是什么东西。

渭献安皱着眉头,警惕地看着气泡异状。

咕噜、咕噜……

突然,气泡消失了,河水又恢复宁静。

苗雨松了口气,把手伸下去,用手掌捧起一把水,发现河水居然是无色的,那为何在湖中会呈现出黑色呢?

正当她疑惑时。

哗啦啦!

突然,一个漆黑如墨又细长的手臂从水面冒出,一把抓住了苗雨的手背!

“啊!救我,快!”

苗雨惊慌失措,她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拉力,再把她往水下拉去,她双脚死死抵着船底,船因此倾斜,在不停地摇晃。

“可恶,你拉着苗苗,千万别让她被拖下水!”

渭献安指挥李夫人拉住苗雨,自己握着拳头用力砸在黑长的手臂上。

而黑色手臂被攻击后,竟没有丝毫留念,跟触电般缩回水中,留下苗雨抱着自己手臂,靠着船侧喘着大气一阵后怕,她后背都浸湿了!

“这是什么玩意儿?”李夫人惊魂未定地问道。

渭献安耐着性子解释道:“凶魂杀人的手段,在这种地方处处充满危险,我都自身难保,可顾不得你们安危,所以心!”

“我、我会的。”苗雨被吓坏了。

三人挤在船的中心,远离水面,这才有那么一点安全感。

船顺着水流缓缓行驶在黑暗的包裹中,至于驶向何方,生路还是死亡,暂且不得而知……

……

一座经历了岁月洗刷的石拱桥,安安静静地立在那里,石缝间杂草丛生,长满青苔,似乎很久没人在桥上走过了。

桥的周围,是可怕的黑暗,如索命厉鬼在张牙舞爪!

曾北望和傅孟出现在桥头。

“熟悉的石拱桥,是天河桥,这里是天河桥景区。但为何如此破旧,只有天河桥矗立在这里,外边一片漆黑。”傅孟思前想后,都没想明白他到了哪里,他一转头便看见了一身灰色风衣的曾北望。

“是你?你把我的宝贝藏到哪里去了,赶紧还给我!”

曾北望都没用正眼看傅孟,冷冰冰骂了句。

“脑残!”

说罢,他不理会傅孟,开始观察周遭环境。

左右两侧和身后都是恐怖的黑暗阴影,在不断向他所站之处缓慢侵蚀着,仿佛在催促他踏上天河桥。

但是,面对这种情况,自乱阵脚是大忌!

曾北望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凶魂的绝对空间,眼下困境,他并没有过多担心,就是耳边有个虫子一直嚷嚷,挺烦的。

思考片刻,曾北望还是一脚试探性的踏上了天河桥。

可就当他前脚踩在天河桥上后,感受着脚底的触感,不由停住。

果然,有些诡异!

……

渭眠睁开眼,映入眼帘的是刺眼的白昼灯,以及冰冷的纯白天花板,伸出双手,他发现自己穿着一套蓝白条纹衫的睡衣睡裤。

他撑起虚弱的身体,从病床上躺起来,心脏处莫名的刺疼。

“诶,号病人,不要随便乱动,你刚做完心脏移植手术!”随着一道清冷的话语音和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只见一个护士赶到了渭眠床前。

当看见护士的脸时,渭眠不由愣住。

那是一张诡异的脸,只眼只耳,鼻子和嘴巴都是残缺了一半,胸口处摆着一个大大的空洞!这副模样很恐怖,如果不是渭眠心理素质好,换个人恐怕会当场尖叫起来!

不过,护士口中的号病人,是指自己?

渭眠扭头望

章节报错
当前章节
报错内容
提交
加入收藏 <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> 错误举报